任宇昕掌舵PCG一周年,5G风口下的鹅厂内容图鉴

时间:2019-10-11 来源:www.bvehk.net

?

(原标题:任玉玺在掌上PCG一周年之际,在5G出风口下的鹅工厂目录)

腾讯PCG业务组已经成立了将近一年。作为该业务组的负责人,任玉珍最近解释了今年的经历。

过去一年左右,腾讯PCG在内容布局方面遇到了许多挑战。例如,怀疑内容分发算法落后,短视频“血液视图”是平坦的,并且今天的头条新闻和其他竞争对手正在内容领域出现。

来源:腾讯官方

“微型视觉的成败还没有上升到PCG业务集团成功的高度。”任玉珍表示,腾讯的内容布局,还有更深远的计划正在酝酿之中。

8位副总裁的“化学反应”

去年9月30日,任玉珍正式接掌腾讯PCG。

任玉玺的最后工作是在华为。自2000年去马化腾以来,他从未离开过腾讯。 2012年,在腾讯历史上第二次重大组织变革中,任玉珍被任命为腾讯首席运营官,由IEG(互动娱乐集团)和SNG(社交网络业务集团)领导,并担任MIG(移动互联网业务集团)总裁一年之后。 2017年,OMG(网络媒体业务集团)也被分配给任玉珍。

每一次,任玉珍都不失使命,这是腾讯的“股长”。这次,他更积极地询问。

接管MIG和OMG的先前业务部门是被动的。原始业务组的负责人离开或更改了职位,但PCG采取了主动。 “与两次相比,将会有更多的参与。一起参与设计。”目前,任瑜80%的精力都放在了PCG的管理上。

当时,整个PCG业务组有10,000多人,他们来自不同的业务组。使用的工作方法和思维方法不统一。 “从OMG,我擅长于内容思维,从SNG,我很擅长。通过社交方法开展业务,MIG人们更加关注工具和技术。”

统一的指挥和统一的步调是任玉珍任职之初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因此,PCG业务组建立了高级管理合作伙伴系统。除任钰外,合伙人机制还拥有来自不同业务组的八位副总裁,分别为梁祝,尹钰,林松涛,成武,孙中怀,陈菊红,唐义斌和曾钰。九个人共享PCG。业务组的发展,收益共享和风险共享。

之前,这8个人都是不同的企业,而且大型企业之间的联系很少。不可避免地会发生一些纠纷。但是,这是任玉玺希望看到的争端,因为腾讯很久以来都没有见过副总裁或以上的高管。

尽管这8个人来自不同的业务组,但任玉珍的安排还是很有意义的。负责社交平台的是梁祝,负责信息的是尹宇,负责短视频业务是林松涛,负责腾讯新闻,腾讯体育是陈菊红,负责公共关系和市场营销是程武,负责腾讯视频和腾讯图片是孙中怀,唐义斌是腾讯图片的导演,负责PCG技术的曾宇。

由于分工明显不同,所以八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引起对抗,因此也不会阻碍任玉军的业务发展。

因此,任玉珍认为这一争议是激发各副总统的“化学反应”的必然过程。这八个人跳出了过去的腾讯单线产品,成为绝对主导的思维方式,并开始向更加系统化的管理生态转型。毕竟,“跑马机制”所产生的内部摩擦已得到了总局的重视。必须发挥单线产品的作战能力,平衡发展。任玉珍必须提出一个腾讯从未实施过的管理机制。

满足新技术标准

5G作为一种新的技术标准应用,对互联网生态的影响不容小under。至此,任玉珍并不清楚。

信息传输的速度和网络跑道的扩大直接导致了对云的依赖。与像Cameron和Spielberg这样的科幻大师一样,对云的依赖将导致服务器上的“超级计算机”,该超级计算机通过网络传输将信息传输到每个终端。但是,在科幻小说大师的作品中,人脑直接插入管道以连接到云服务器,但实际上,每个终端都连接到服务器。

通过这种方式,5G时代的核心价值在于使用大型计算机,半导体等超级计算机,负责提供内容的制造商或平台,负责网络传输的运营商以及供应商大型云计算功能。对于终端,由于可以通过云传输的形式解决内容,因此价值点将落在终端显示技术上。

腾讯如果要把握未来,能直接切入的就是内容和云计算领域,其他领域可以通过战略合作、资本运作等方式来解决。所以,腾讯去年的战略调整就是针对未来的技术变革。在这种环境之下,一场后来被外界所熟知的变革框架就确定了。任宇昕组建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汤道生组建云与智慧事业群。原来的OMG、SNG、MIG三个部门拆解,偏内容的业务并入PCG,偏TO B的业务并入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其他业务并入企业发展事业群等部门。

这次会议上,马化腾的话燃爆全场:“员工要有新的战场,要有能胜利的地方,这是一个基础!”

因此,即便没有今日头条这种直接的竞争对手,腾讯也会加大对内容方面的投入。任宇昕在格外强调内容投入已经到了腾讯战略级别的考量,而非单线产品层面的突破意义。“我们不会说必须在什么产品上实现突破,而是最基本的思维、方法论、工具做好大升级,这些都是立足长远,为了内容领域生根长跑服务的。”

不过,今日头条的出现让腾讯意识到,在内容布局上应该更为系统和立体。以往,腾讯的内容布局都“很长”,游戏、电影、动漫、音乐至少需要用户一两分钟的消费时间,最短的音乐,如前几天刷爆服务器的周杰伦最新单曲也要3分42秒的时间。而在今日头条那里,主流消费产品几乎不到两分钟就完成了消费。

这对任宇昕的触动很大,接手团队后进行反复论证,觉着还是要进入短视频这个领域。“非常明显的已经感受到用户对内容的消费已经越来越多的转移到短视频上去,从用户角度、市场角度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不能忽略这个趋势。”

5G的到来,必然会加重对于用户单体消费能力的挖掘,“二八定律”的模式会被逐渐打破。

其实,4G解决的是互联网的基本面覆盖,通过手机这种介质,几乎可以做到了人人联网的状态。所以,4G时代是一个网络人口急速增长的时期,各种打车软件、外卖软件等解决的是一个解放闲置劳动力的过程,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激活了这些潜在的司机、外卖小哥等。

这也就直接解释了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成为4G时代的最大赢家,而以科技创新力着称的硅谷,屡屡错失各种发展良机。

简单点理解就是,完成了对于用户基本面覆盖之后,就要去深挖每个用户的价值。对于腾讯这种体量的公司来说,单一内容形态会让经营风险陡增,布局多个内容形态将可以实现对未来风险的均摊。

面对着全新技术标准的实施,降低风险完成过渡是这家互联网科技公司的重大课题。

这样一来,对于内容产业布局又将回到腾讯所坚持的那套方法论上,就是对于核心IP的把控,因为无论内容形态发生各种变化,唯有IP才能贯穿始终。在PCG平台内部,腾讯也积累了很多优势,包括影视视频、小说、漫画在内的长内容,并由此积累了许多中国原创IP。除此之外,同样下属于PCG事业群的QQ则提供了更好的社交优势,为PCG未来在社交与内容结合上,尝试更多创新产品提供平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