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息差、风险暴露,浦发银行高管详解上半年作业本

时间:2019-09-20 来源:www.bvehk.net

周五下午,浦东发展银行(600000)以6.66万亿资产发布了2019年的中期业绩。

上半年,本行实现收入976亿元,比上年增长1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1.1亿元,增长12.4%。比去年增加%。

出席中期业绩发布会的总裁刘信义在上半年用“稳定,进取,合格”的字样描述了该银行的业务,并表示其业绩“好于预期” ,“结构和质量的变化比规模和效率的变化更多”。

个人金融资产(AUM)接近2万亿元

今年上半年,浦东发展银行的零售业务继续快速增长,成为去年该银行最大的收入来源。

经营业绩变动情况是,上半年,银行零售业务净收入达到370.6亿元,同比增长12.3%。零售客户及资产和负债的变化反映在:1。零售客户(包括信用卡)总数达到8240万,比年初净增550万;个人客户的金融资产接近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约160亿元。元;

2。上半年零售贷款增幅占银行贷款增幅的71%以上,全行零售贷款占比超过43%;

3。上半年,个人存款超过8000亿元,比年初增长近30%,全行存款比例突破23%。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半年零售贷款增加65%。关注住房抵押贷款,零售存款增长主要体现在定期存款上。

这也不可避免地导致零售贷款收益率下降和零售存款成本上升。上半年,上海浦东发展银行零售贷款平均收益率为6.35%,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零售定期存款平均成本率同比上升0.21个百分点。 -年。

刘新一说,有必要考虑银行的整体运作,而不仅限于零售业务:

零售存款零售是高成本负债的替代,好像行业负债规模为2300亿元,增加了负债的稳定性,降低了负债的总成本;

零售贷款利率下降主要是由于小额信贷和小额信贷规模的扩大。零售业务中的部分经营性贷款属于小伟,贷款利率以监管政策为指导;

刘新一认为,零售业务发展的关键在于客户的运作,从而带来规模的变化。这在财富管理和信用卡业务中很明显。上半年,该行财富管理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2%,信用卡交易同比增长26%。

预计下半年的利差将稳步下降

上半年,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净息差为2.12%,同比上升0.35个百分点。这一成就背后是以“调整结构”为基础的主营业务重点,不断优化资产负债结构。

“‘调结构’没有弱化,反而一直在加强,对银行而言,‘调结构’也是永恒的话题,一定是动态持续的,理想状态并不存在,我们只是希望离动态的理想状态能更近一些。”刘信义表示。

负债端,上半年该行负债结构进一步优化,负债稳定性得到提升。其中,全行存款总额增加近4400亿元,较年初增长13.6%,新增规模以及增幅位居可比同业前列,同业负债规模则下降2300亿元。

资产端,上半年该行加大对支持类行业、优质客户、重点区域的信贷投放;实施压控类行业的有效退出和客户调整,加快“僵尸企业”出清。

其中,在新增投放资产方面,支持类行业增长8.8%,高于平均增幅近一倍,A-及以上客户余额占比提升4个百分点,控制类与压缩类占比持续下降,平台类贷款也压降了300多亿元。同业资产则加大标准化资产配置。

展望下半年息差变化,浦发银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陈海宁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下半年息差管理、资产负债管理压力都比较大,“坦率地说,是比较难”。

陈海宁预计,下半年息差稳中趋降,“与去年同期所处的货币政策环境基本一致,但再度宽松的空间不大。”

但他也表示,这对全年经营影响不大,“主要还是要通过下半年的努力为明年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基于此,该行将在上半年基础上,继续优化资产负债结构:资产端,对公贷款要向实体经济倾斜,零售方面要略微收缩按揭贷款投放进度,转从非房零售业务上获取资产,此外在金融市场资产的摆布上还有一定调整空间;负债端,随着资金价格的传导,将加强包括同业存单、结构性存款在内的主动负债获取。

不良贷款连续五个季度“双降”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6月末,浦发银行(集团口径)不良贷款率为1.83%,较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不良贷款额减少2.69亿元。

浦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6月末,该行已经实现连续5个季度不良额、不良率双降,贷款收息率持续向好。同时,该行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之比持续保持在80%左右,处于可比同业较优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浦发银行中报里的两个数据:一是上半年环渤海地区营业利润由正转负(-31亿元),同比下滑354%,背后则是区域风险的暴露;二是上半年信用卡不良率从1.81%上升至2.38%。

针对数据一的变化,刘信义表示,2011年至2014年,该行风险暴露集中于长三角地区,此后西北地区、西部地区风险也逐渐暴露,目前则主要出现在环渤海和东北地区。

“主要是有些产业能级、管理效率不具备较大竞争力的大型企业(包括国企)呈现风险暴露。”刘信义透露。他进一步表示,中小企业、末端客户风险暴露的高峰期已经过去。

如何防范化解大额风险暴露?浦发银行风险管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基于前瞻精准、慎行知止的风险管理政策,要做风险和收益相匹配的客户,要强化风险管理的信息化、集约化,对潜在风险要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早退出,对已经出现的风险要早化解、早处置。

“其实是一个度的把握,量力而行,止盈止亏。”刘信义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针对信用卡业务不良的暴露,浦发银行零售业务总监刘显峰解释称,信用卡不良的升高要放到大环境下来看,一方面在于外部环境变化导致持卡人收入下降,另一方面也是个人杠杆率提升带来的共债风险暴露。

“这是一个全行业的情况,从浦发银行自身情况来看,需要注意到信用卡业务收入的当期性和风险暴露的滞后性。浦发大概从2015年开始发力信用卡业务,2018年左右开始风险逐渐暴露。”刘显峰说。

刘显峰还表示,要评价信用卡业务的健康程度,更多还是要看风险调整后的收益率,单看不良率的上升只是一个表象。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商中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http://www.whgcjx.com/bdsup/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