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地毯厂:盘金毯挂进人民大会堂

时间:2019-10-15 来源:www.bvehk.net

  2019 收藏你的笑

  在包头曾经有这么一个厂子,它生产的三蓝地毯成为包头宾馆的首选;它生产的仿古地毯出口30多个国家,每年创汇100万美元;它生产的盘金地毯挂进了人民大会堂,成为包头这座城市的骄傲,它就是包头地毯厂。

  徐氏地毯博物馆保存的包头盘金古毯

  产品挂进了人民大会堂

  晨曦微露,位于东河区巴彦塔拉大街的远大菜市场开始一天最忙碌的时候,大院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车车鲜菜从这里运往全市各个销售点。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地方,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闻名全国的包头地毯厂的原址。

  包头地毯厂成立于1954年,原名“棉毛纺织生产合作小组”,由18名手工业工人自筹资金筹建,主要产品是牛羊毛毯、方格毯等。在1956年的合作化高潮中,一大批个体织毯工人和毛棉纺工人加入这个合作小组,改称“毛棉专业生产合作社”。

  1957年,开始恢复生产三蓝地毯,这种地毯以白色做底,用深蓝、浅蓝、淡蓝三色毛线编织花纹,图案简洁、色调鲜明。1957年,时逢包头宾馆刚刚落成,大批订购了这种地毯,没想到受到宾客的青睐,纷纷问询,包头宾馆成了三蓝地毯的展示窗口。

  技术人员制毯

  1974年,毛织厂正式改名为包头市地毯厂,生产中档仿古地毯,由于产品独树一帜,图案丰富多样、古香古色、含蓄精练、质朴典雅,给人以一种强烈的美的享受,被外国友人称为“包头路”仿古地毯,产品出口美国、英国、埃及、日本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包头路”仿古地毯标志着包头市织毯生产在艺术上和技术上的全面成熟,全国各地的订单像雪片一样,到1977年年产量已达到6000多平方米,但仍供不应求。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力,包头地毯厂在1978年下半年又推出了一种高档新品种——中国汉宫地毯。这种新地毯在图案设计上,以汉朝皇宫地毯为基础,图纹细腻,以单遭线条和小型几何图纹穿插,并布满毯面,具有古波斯风格。在制作上,要求更加精密,纬线道数达到100—180根。产品有2个大系列、50多个图案花色、17种颜料配色,让人赞叹不已,简直就是艺术珍品。

  成绩和荣誉面前,地毯厂没有骄傲,没有止步。1981年这个厂继续进行产品更新换代,先后推出了具有蒙古民族风格的“蒙古路”地毯和按照敦煌壁画设计出来的“盘金地毯”。“盘金地毯”制作工艺失传多年,要用金丝织底,以各色生丝编织图案,织造技术奇特。包头地毯厂的李振华复活了这项技艺,织出了金碧辉煌、光彩耀眼的盘金毯。敦煌盘金毯试制成功后,随即被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内蒙古厅,面积484平方米,重4吨,成为织毯行业一大创举。后来在“盘金地毯”编织技术基础上加以改革创新,变生丝原料为毛纱原料,他们又制做成功了一种高档的艺术挂毯,所有这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都很受欢迎。

  上世纪九十年代,包头市地毯厂已经发展到拥有职工一千多人的大型企业,年产地纱420吨、地毯平方米,实现销售收入1.6亿元,每年创汇100万美元,成为驰名中外的地毯大厂。

  复杂的工序

  工匠精神铸地毯业辉煌

  包头地毯厂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还得益于他们聚集了一大批精益求精、技艺高超的老工匠。

  霍来顺是地毯界老艺人,他从十五岁开始进入地毯行业,解放后为国家培养了许多新人。他最大的贡献是继承和发展了“包头路”仿古图案,他绘制的图案如“塔塔牡丹”“开瓣牡丹”“猫头牡丹”等,活灵活现,栩相如生。霍来顺师傅有一套绘制放大图案的绝技,不管订户寄来的设计图案照片多么小,原花纹多么不清楚,也不论是中国的或外国的图样,他都能依照原设计,绘制成尺寸大小不等的清样,从构图、布局、着色、造型等各方面做到准确无误。而且,在绘制过程中还能做到富有创造性,如对图案花纹作适当增减,使花纹清晰适度,配色协调、新颖高雅。他绘制出的图案,织造工人一看就懂,容易掌握。1979年,他出席了全国工艺美术创作人员和老艺人座谈会并介绍经验。

  1978年的一天,国务院轻工业部所属工艺美术公司寄来一封信,要求复活失传五十多年的盘金地毯。据他们调查了解,很早以前北京有个姓马的师傅织造过这种地毯。他有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名叫李振华,请包头市地毯厂协助查找。李振华正是包头地毯厂的老艺人,已年近七十岁了。当厂里向他询问此事时,他才说十一岁那年,曾跟着马师傅修理过一块盘金地毯。在修理过程中,他细心琢磨悄悄记下它的织法,后来自己还偷偷地织了一块。为了复活失传多年的盘金地毯,厂里派人协助他,与他共同商量研究,终于在1979年织造出第一块盘金地毯,北京电影制片厂专门来包头拍摄了盘金地毯的织造技术。

  难得的手工技艺

  李子杰是包头地毯厂绘图室技术员,由于他虚心好学,又有高师指导,技艺大增。从1963年到1973年十年间,他先后独立设计了“机拉洗”“京式美术彩花”等地毯图案。他配出的对经花纹灵活,色彩自然,经过片剪和水洗,原有花纹富于立体浮雕感,新颖夺目,曾畅销东欧各国。

  李子杰刻苦钻研,努力探索,研究和设计了近120幅图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种新型的仿古地毯,在全国地毯行业中独树一帜。李子杰对艺术挂毯的图案设计也大开人们的眼界。他设计的“长城”“石舫”“南湖”“博古四屏”等多种挂毯图案在广交会上深受欢迎。1977年李子杰在波斯地毯图案的基础上,改革创新一种150道高档品种。这种地毯图案、花纹细腻清晰、色调柔和、层次分明、色彩丰富、雅观大方,由于它类似汉朝皇宫铺用的地毯,因此被称为中国汉宫地毯,十几年来先后设计出6幅各种类型汉宫地毯图案。

  刘玉广只上过三四年小学,由于在生产实践中勤于动脑、善于钻研,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又掌担了一定程的化学理论知识,使他成为内蒙古西部地区地毯行业染线的一把好手。刘玉广从事配色化验和染线已近三十年了,他掌握色号准,着色牢度强,染出的地毯纱色彩均匀。1981年他又采用稀土染线、洗毯,经过试验,终于成功,采用稀土洗出来的地毯光泽好,色彩鲜艳,受到用户欢迎。

  岁月荏苒,虽然企业已经不存在,但是包头地毯人为包头市作出的重要贡献,永远不会磨灭,如果能够在包头博物馆中再现这些精美的地毯作品,那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事。

  记者:刘清成(编辑:贺怡欣)

  版权声明:本文为包头晚报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你错过的好新闻

  在包头曾经有这么一个厂子,它生产的三蓝地毯成为包头宾馆的首选;它生产的仿古地毯出口30多个国家,每年创汇100万美元;它生产的盘金地毯挂进了人民大会堂,成为包头这座城市的骄傲,它就是包头地毯厂。

  徐氏地毯博物馆保存的包头盘金古毯

  产品挂进了人民大会堂

  晨曦微露,位于东河区巴彦塔拉大街的远大菜市场开始一天最忙碌的时候,大院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车车鲜菜从这里运往全市各个销售点。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地方,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闻名全国的包头地毯厂的原址。

  包头地毯厂成立于1954年,原名“棉毛纺织生产合作小组”,由18名手工业工人自筹资金筹建,主要产品是牛羊毛毯、方格毯等。在1956年的合作化高潮中,一大批个体织毯工人和毛棉纺工人加入这个合作小组,改称“毛棉专业生产合作社”。

  1957年,开始恢复生产三蓝地毯,这种地毯以白色做底,用深蓝、浅蓝、淡蓝三色毛线编织花纹,图案简洁、色调鲜明。1957年,时逢包头宾馆刚刚落成,大批订购了这种地毯,没想到受到宾客的青睐,纷纷问询,包头宾馆成了三蓝地毯的展示窗口。

  技术人员制毯

  1974年,毛织厂正式改名为包头市地毯厂,生产中档仿古地毯,由于产品独树一帜,图案丰富多样、古香古色、含蓄精练、质朴典雅,给人以一种强烈的美的享受,被外国友人称为“包头路”仿古地毯,产品出口美国、英国、埃及、日本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包头路”仿古地毯标志着包头市织毯生产在艺术上和技术上的全面成熟,全国各地的订单像雪片一样,到1977年年产量已达到6000多平方米,但仍供不应求。为了增强市场竞争力,包头地毯厂在1978年下半年又推出了一种高档新品种——中国汉宫地毯。这种新地毯在图案设计上,以汉朝皇宫地毯为基础,图纹细腻,以单遭线条和小型几何图纹穿插,并布满毯面,具有古波斯风格。在制作上,要求更加精密,纬线道数达到100—180根。产品有2个大系列、50多个图案花色、17种颜料配色,让人赞叹不已,简直就是艺术珍品。

  成绩和荣誉面前,地毯厂没有骄傲,没有止步。1981年这个厂继续进行产品更新换代,先后推出了具有蒙古民族风格的“蒙古路”地毯和按照敦煌壁画设计出来的“盘金地毯”。“盘金地毯”制作工艺失传多年,要用金丝织底,以各色生丝编织图案,织造技术奇特。包头地毯厂的李振华复活了这项技艺,织出了金碧辉煌、光彩耀眼的盘金毯。敦煌盘金毯试制成功后,随即被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内蒙古厅,面积484平方米,重4吨,成为织毯行业一大创举。后来在“盘金地毯”编织技术基础上加以改革创新,变生丝原料为毛纱原料,他们又制做成功了一种高档的艺术挂毯,所有这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都很受欢迎。

  上世纪九十年代,包头市地毯厂已经发展到拥有职工一千多人的大型企业,年产地纱420吨、地毯平方米,实现销售收入1.6亿元,每年创汇100万美元,成为驰名中外的地毯大厂。

  复杂的工序

  工匠精神铸地毯业辉煌

  包头地毯厂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还得益于他们聚集了一大批精益求精、技艺高超的老工匠。

  霍来顺是地毯界老艺人,他从十五岁开始进入地毯行业,解放后为国家培养了许多新人。他最大的贡献是继承和发展了“包头路”仿古图案,他绘制的图案如“塔塔牡丹”“开瓣牡丹”“猫头牡丹”等,活灵活现,栩相如生。霍来顺师傅有一套绘制放大图案的绝技,不管订户寄来的设计图案照片多么小,原花纹多么不清楚,也不论是中国的或外国的图样,他都能依照原设计,绘制成尺寸大小不等的清样,从构图、布局、着色、造型等各方面做到准确无误。而且,在绘制过程中还能做到富有创造性,如对图案花纹作适当增减,使花纹清晰适度,配色协调、新颖高雅。他绘制出的图案,织造工人一看就懂,容易掌握。1979年,他出席了全国工艺美术创作人员和老艺人座谈会并介绍经验。

  1978年的一天,国务院轻工业部所属工艺美术公司寄来一封信,要求复活失传五十多年的盘金地毯。据他们调查了解,很早以前北京有个姓马的师傅织造过这种地毯。他有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名叫李振华,请包头市地毯厂协助查找。李振华正是包头地毯厂的老艺人,已年近七十岁了。当厂里向他询问此事时,他才说十一岁那年,曾跟着马师傅修理过一块盘金地毯。在修理过程中,他细心琢磨悄悄记下它的织法,后来自己还偷偷地织了一块。为了复活失传多年的盘金地毯,厂里派人协助他,与他共同商量研究,终于在1979年织造出第一块盘金地毯,北京电影制片厂专门来包头拍摄了盘金地毯的织造技术。

  难得的手工技艺

  李子杰是包头地毯厂绘图室技术员,由于他虚心好学,又有高师指导,技艺大增。从1963年到1973年十年间,他先后独立设计了“机拉洗”“京式美术彩花”等地毯图案。他配出的对经花纹灵活,色彩自然,经过片剪和水洗,原有花纹富于立体浮雕感,新颖夺目,曾畅销东欧各国。

  李子杰刻苦钻研,努力探索,研究和设计了近120幅图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种新型的仿古地毯,在全国地毯行业中独树一帜。李子杰对艺术挂毯的图案设计也大开人们的眼界。他设计的“长城”“石舫”“南湖”“博古四屏”等多种挂毯图案在广交会上深受欢迎。1977年李子杰在波斯地毯图案的基础上,改革创新一种150道高档品种。这种地毯图案、花纹细腻清晰、色调柔和、层次分明、色彩丰富、雅观大方,由于它类似汉朝皇宫铺用的地毯,因此被称为中国汉宫地毯,十几年来先后设计出6幅各种类型汉宫地毯图案。

  刘玉广只上过三四年小学,由于在生产实践中勤于动脑、善于钻研,及时总结经验教训,又掌担了一定程的化学理论知识,使他成为内蒙古西部地区地毯行业染线的一把好手。刘玉广从事配色化验和染线已近三十年了,他掌握色号准,着色牢度强,染出的地毯纱色彩均匀。1981年他又采用稀土染线、洗毯,经过试验,终于成功,采用稀土洗出来的地毯光泽好,色彩鲜艳,受到用户欢迎。

  岁月荏苒,虽然企业已经不存在,但是包头地毯人为包头市作出的重要贡献,永远不会磨灭,如果能够在包头博物馆中再现这些精美的地毯作品,那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事。

  记者:刘清成(编辑:贺怡欣)

  版权声明:本文为包头晚报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你错过的好新闻

我校获第三届全国中学生朗诵大会一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