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案牍术到靖安司,大唐如何玩转智慧城市

时间:2019-09-03 来源:www.bvehk.net

?

  从大案牍术到靖安司,大唐如何玩转智慧城市

  视点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硬核黑科技,真的这么神乎其神?

  作为一个建筑学和城市规划科班出身的设计师,看到《长安十二时辰》这样完美重现唐长安城市结构和市井生活的剧集,自然是一口气追完,同时还要看一遍亲王的原著。

  不过毕竟如今改行研究智慧城市,其中更吸引我的还是靖安司和大案牍术这个线索,可以说是完美呈现了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现状。

  靖安司与大数据局,数据管理机构的古今变革

  靖安司虽然看似是个专职反恐和公共安全的机构,但从其主导的一系列城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职能来看,更像大数据局的角色。毕竟我国的智慧城市建设虽然看似百花齐放,但唯有交通和安防形成了庞大的产业。

  所以大数据局主要日常工作是协调摄像头数据用于这些业务也可以理解。长远来看,大数据局和城市数据运营商的角色应该有所分离,至少基础设施建设、应用开发和数据运营更适合市场化运作,而大数据局更应该做好制度建设、统筹协调和数据监管工作。数据运营商角色,会是互联网公司的新形态,或者是一种新的巨头物种。

  长安的大数据局已经完成了从城市的基础地理信息系统(精细三维城市模型),到各部门基础档案的汇聚,人口、法人、房屋地籍乃至贸易物流无所不包。靖安司在静态数据层面的掌握几乎已经是无懈可击,乃至于对存储技术提出了新的要求,徐宾还要散尽家财去把竹简和藤纸升级为竹纸,提供更为廉价方便的存储载体,我竟然想起了易华录的蓝光数据湖……

  这也就很容易理解我国智慧城市市场的云计算需求绝大多数还是IaaS层的事情,存储和建库,甚至各部门数据汇聚和打通,仍然是最主要的工作。如此庞大的数据量检索不易,徐总架构师还有个项链作为索引系统,让其他基层工程师检索起来效率就低多了。

  在数据安全方面,无论存储还是传输都有所考虑,灾备、访问权限、加密传输体系齐全,但也难免被黑客龙波植入木马陆三,加密算法过于简单也常被拦截。

  至于Open Data数据开放这些玩意,恐怕就不用想了,毕竟徐主事好几次都显示了大案牍术在搜索官员贪腐线索和失职证据层面的高效,让公众掌握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工智能的算力硬伤与算法黑箱

  算力在几大要素中算个硬伤,毕竟那个时代唯一的手段就是人肉,充其量可以靠团队力量引入分布式人肉计算。

  数据引擎层面主机徐宾算力过于强大,其他节点只能帮助做些录入清洗建库查询之类的力气活。当然这也影射了我们“人工”智能的现实情况,也就是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能,数据标注的低技术高能耗工作支持了人工智能的表面光鲜。

  另一个体现中心化架构问题的是决策计算层面,李必作为中央计算节点的脆弱以及分层通信造成的时延,直到派姚汝能和檀棋算力下沉,并对边缘节点张小敬进行授权后,系统效率才明显提高。

  算法层面,徐总架构师创造了大案牍术,作为城市大数据分析和挖掘的核心技术,有效支持智能决策,可以说是智慧城市数据运营的最终诉求之一。但由个人独自掌握的核心算法,也埋藏了风险。

  在通过用户画像检索目标的过程中,程序员篡改了代码,直接把结果写入了算法,导致了人为操控计算结果选出张督尉。类似的人工智能的算法黑箱也常会令人感到不安,一个无法解释的AI和拍脑袋的决策相比也不好说谁更靠谱,所以在城市计算领域,可信AI是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也会涉及区块链技术引入和代码审查机制的建立。

  虽然剧中算法大多用于传统静态统计数据的关联分析和预测,其实我们也看到了时空动态数据在决策支持中的强大应用。几乎所有的城市数据都是时空数据,但时空属性无论在技术还是观念层面,目前的理解都很初步。

  靖安司的地理信息平台看似静态,但其实是个真正的动态时空计算平台,除了对宗地历史权属等可以进行时空动态关联分析,更能对人车等微观要素进行精确的实时定位,并具有根据非连续定位数据生成轨迹甚至预测能力,这也是时空数据平台的核心能力之一。

  随着各种感知和控制技术的发展,对数据时空精度的要求迅速提高,时空大数据计算在共享出行和自动驾驶等领域已经成为基本能力。

  望楼与智能灯杆,城市基础设施的进化

  在基础设施层面,剧中理念也是颇为先进的。望楼体系,其实相当于现在最为流行的智能综合杆件,俗称智能灯杆,是5G时代最为重要的城市基础设施。

  首先,作为无线蜂窝通讯系统的基站,高密度的mesh自组网机制,保证了无线通讯网络的低时延高可靠,可以在多个节点瘫痪的情况下维持加密通讯能力。

  更重要的是,望楼还具备了遥感测量、差分定位、时空数据采集和边缘计算能力。联想到市面上流行的大杂烩式的智能灯杆产品,深感路侧节点的智能感知和计算能力才是更为关键的模块,对未来自动驾驶的车路协同、精细化城市治理等领域会有深远的影响。

  虽然长安的智慧城市建设还存在诸多问题,但毕竟在现阶段还是能有效支持剧中各种应用场景的需求的。这也体现出我国的智慧城市建设虽然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而且以自上而下政府主导为主,但已经在很多领域创造了一些优秀的应用,尤其是无所不在的摄像头和人脸识别营造的全球领先的城市安全感。

  当然,剧情也告诉我们,虽然技术在表面上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但长安危机的本质还是在于“人”的层面。

  人性化的城市治理,从市民需求出发的城市建设才是城市发展的根本。技术是手段,效率是路径,而市民的幸福感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终极目标。

  □王鹏(高级城市规划师、智慧城市专家)

达到当天最大量

——